菠萝视频无限看

行業新聞
首頁 > > 行業新聞

高端装备制造业成战略性新兴产业 浙企纷纷转型

導讀: “由政府引導建立一個新的組織形態,通過技術的聯合,利用市場機制來解決問題,而技術創新聯盟或許是發展浙江高端裝備制造業的一條好路徑。”李京甯向記者透露,目前省經信委正牽頭,重點在浙江有較好基礎的新能源成套裝備、高檔數控機床、節能環保設備等領域,培育數個省級技術創新聯盟。

  受高端裝備制造業成爲浙江戰略性新興産業的政策鼓舞,轉型、創新正悄然萌動……杭汽輪集團,這家目前全球最大的工業汽輪機制造企業,眼下正大量地引進鍋爐、土建、壓縮機等方面的人才。

  與此同時,另一家老牌裝備企業杭州鍋爐集團悄然引入青島捷能汽輪機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作爲旗下浙江西子聯合工程有限公司的參股股東。

  “在余熱發電市場上,我們兩家遲早要成爲競爭對手。”杭汽輪總工程師葉鍾說。

  余熱發電,是水泥、玻璃、鋼鐵等企業節能減排的重要舉措。隨著其國産化技術和設備的成熟,市場前景巨大。而杭汽輪、杭鍋都是國內這個領域相關設備研發、制造、使用的引領者。

  現在,這兩個各自有拳頭産品的行業“老大”都不滿足于只賣鍋爐或者汽輪機,而是殊途同歸,目標都盯上了做工程總承包或者說是集成設備供貨商。

  “像日産水泥5000噸的水泥廠余熱發電,我們過去只賣汽輪機單機,價值大概500萬元左右。現在我們提供廠房建設、流程布置、設備安裝、機組運行的全套服務,整個交鑰匙工程,價值在五六千萬元,整整放大10倍。”葉鍾介紹,有些用戶要上項目,苦于沒有投資能力,杭汽輪就提供設備、、土建安裝調試,項目完成後運行,賣電給用戶,幾年後再把整個電廠送給用戶。

  去年一年,杭汽輪僅水泥窯余熱發電工程産值達10億元左右。

  剛登陸A股市場的杭鍋業績也不俗。其生産的余熱鍋爐目前約占國內水泥行業余熱發電鍋爐市場的60%。從鍋爐本體向鍋爐島、電廠總包,直到投資建設運行余熱發電廠,杭鍋一直在突破經營模式。其總經理顔飛龍表示,杭鍋要建立自己的“經濟圈”。

  “工廠和工廠的競爭,不是産品之間的競爭,而是産業鏈之間的競爭。誰掌握了上遊的整體解決方案能力,誰就控制了下遊的定貨權,最終控制利潤。”葉鍾說,勞動密集的制造業從總體上來講利潤已呈遞減趨勢。像GE、IBM這些大型跨國公司,都已經將競爭重點從産品制造轉向客戶服務。“當然,這種能力,要靠高端的技術和品牌支撐。”

  對于葉鍾,全新的考驗來臨。過去,身爲總工程師的他帶領團隊攻克了工業汽輪機領域的一個個尖端課題,現在則又肩負著打造高端集成技術的新課題,這些新技術包括工程成套、系統設計、一攬子解決用戶問題等方方面面。“與西門子、GE等巨頭公司比,我們只能說剛剛起步。”

  這是一個春天的訊息。作爲全省的重要板塊,杭州裝備制造業正加快步伐從生産型制造走向服務型制造。全球第五、亞洲最大的大型空氣分離設備企業杭氧集團,從賣“奶牛”到賣“牛奶”,越賣越歡,相繼在湖北、河南、吉林、承德等地布局氣體供應産業,打造設備制造、工程總包、氣體供應的完整産業鏈;而“西子奧的斯”如今不僅是國內最大的電扶梯制造商之一,更是最大的電梯服務商之一,其最大的分公司杭州服務中心,平均每個工作日可完成500台電梯規定項目的例行保養。

民企“搶”人——發展高端裝備制造,必然要有高端人才

  在位于諸暨市城西開發區的嘉力寶精機股份有限公司,你隨時隨處可聽到重慶口音。這家專業制造各種型號數控滾齒機的民營企業,有數十個從重慶“挖”來的技術人員,堪稱廠裏的寶貝。

  走進車間,記者發現,不少工序都要靠重慶“師傅”手工操作。面對記者狐疑的眼光,董事長陳立新笑道:“世界上最尊貴品牌的衣服、皮鞋、皮包都是純手工制作。裝備也同樣如此,越是高端的裝備,越是有些核心工藝離不開人工,只有真正的老師傅才能做!哪怕是裝配工序,也需要多年的經驗和技術沈澱,才能達到高精度。”

  在2004年以前,嘉力寶還一直從事鏈條行業。這一年,陳立新發現鏈輪根本訂不到貨,從而捕捉到滾齒機的商機。“當時做這行的沒有一家民營企業。沒有一個人看好我。”

  直到今天,國內生産滾齒機的企業也不是很多,一般機床企業輕易不涉足這個領域,或者通常只生産通用型滾齒機,嘉力寶卻能爲客戶度身定做。從2008年開始,他們相繼研發出六軸數控機床,大模數、少齒數、爲風電齒輪配套用的數控機床,清潔幹式加工機床等,最新研發成功的磨齒機也即將于4月進行專家論證,磨齒機的精度比滾齒機還高兩個數量級,目前全國只有秦川機床廠一家能生産。

  “你看,我們的國徽圖案裏就四樣,國旗、天安門、齒輪和麥稻穗,而滾齒機就是齒輪的工業‘母機’!”陳立新很是自豪,“去年全國齒輪行業一年産值1700多億元,這肯定離不開機床行業的貢獻。去年我們的滾齒機賣了325台,現在根本來不及做。”

  在記者印象中,我國建立現代齒輪制造業半個多世紀來,引進設備中最爲昂貴的、單台投資額最大的也是齒輪制造裝備,而這個領域的高端市場一直被美、德、日等國家的一些國際知名企業占據。

  “其實我們和國外的主要差距還是在于産業工人。”陳立新舉了個小例子,西門子工廠在處理隔板周邊的毛刺時,先用高速打光刀,接著用油潤,再用手去摸,如果覺得還不夠光滑,就用砂皮再打磨。而在國內廠家,基本上用一遍高速打光刀就算完工。

  眼下,陳立新的主要競爭對手是重慶機床廠。這家老牌國企目前滾齒機産量全球最大。事實上,現在廠裏的數十個重慶“寶貝”就是當年陳立新從對方那高薪“挖”來的。“不過,新的人才培養比較難。高端裝備制造的背後必然要有高端人才,可是高端人才都不願到縣城來。”爲此,陳立新專門在杭州濱江區買了三層寫字樓,作爲研發總部。

組建聯盟——上下遊共同攻堅,做強産業鏈提升競爭力

  省經信委技術進步與裝備制造業處處長李京甯,年初走馬上任後就跑企業搞調研。委裏關于推動發展高端裝備制造的相關規劃起草、政策建議等很多重任落到他的處室。

  按照國務院的高端裝備制造産業目錄,除作爲“工作母機”的智能制造裝備業,其余産業顯然都是“上天入地探海”,從天空中的衛星、大飛機,至地面的客運專線、地下設備,以至深入海底的海洋工程裝備。由于浙江長期以輕、小、加爲主的産業結構,這些都不是浙江的強項。

  面對當前浙江裝備制造技術基礎薄弱,高端工作母機和關鍵零部件依賴進口、産品研發和售後服務相對滯後的情況,政府該從何下手進行引導和推動?

  “由政府引導建立一個新的組織形態,通過技術的聯合,利用市場機制來解決問題,而技術創新聯盟或許是發展浙江高端裝備制造業的一條好路徑。”李京甯向記者透露,目前省經信委正牽頭,重點在浙江有較好基礎的新能源成套裝備、高檔數控機床、節能環保設備等領域,培育數個省級技術創新聯盟。

  李京甯說,這些企業應該維系在同一條産業鏈上,是由龍頭企業引領、在技術上有著不同分工又相互依賴的合作發展共同體。“成熟一個培育一個,整合優質資源包括政策、技術、市場、資金等向其傾斜,通過聯盟體關鍵技術的突破,以及整體産業化能力的提高,從而帶動浙江一批裝備企業突破瓶頸、成長壯大。”

很多裝備制造企業也正期盼著這樣的政策。

  在蕭山靖江鎮,減速機企業就有四五十家,水平參差不齊。早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浙江傑牌控股集團的董事長陳德木就提出了一個産業聯盟的構想,“通過聯合生産、聯合采購、聯合銷售,把分散的齒輪企業聯合起來。”

  陳德木堅信,聯盟使同一平面的企業實現立體分工,專業化使行業分工更加深化,聯盟最終讓企業實現優秀。目前機械裝備市場兩極分化,需要好産品的用戶找不到供應商,檔次較低的供應商找不到高端客戶,整個供應鏈處于比較低端的階段。“如果能進入省級層面的産業技術創新聯盟,肯定有利于品牌打造、市場拓展。”